第95章 番外——后续

小说:众购彩票网上海11选5 作者:湖涂

  大年初一的时候,张宁醒了过来。
  从二楼的窗户看下去,白茫茫的一片。往年虽然能,也不像今年这样大年三十的下雪的。她看着窗外,看到了村子外头的山。像雪峰一样,连绵不绝。
  宋建国睁开眼睛,就看到她这个样子了,笑着搂住了她,道:“怎么了?”
  张宁收回视线,摇头笑了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那个梦境太可怕了,感觉又现实又残酷。
  偏偏她知道,那个梦,也许是真的。
  她前世是被人害死的,没能和亲生父亲相认,父亲含恨而终。而亲生母亲经受不住打击精神失常了。她的哥哥,为她报了仇,还为她盖了福利院,积下了福报。
  宋建国笑道,“好了,再睡一会儿,反正下雪了也没啥事情做,一年到头的难得能够放放假的。”他边说着,边把手伸进了张宁的衣服里一阵的揉搓。
  张宁被搓的心痒痒,却还是推开了他的手,直接披着衣服起来,“今天可是大年初一,我去陪着妈干活去。”
  “好,我和你一起。”宋建国二话不说的赶紧麻利的起身。昨晚上大年三十的,没法子抽身,进了房间后,媳妇又累了,只能勉勉强强的亲热了一下,他现在浑身还使不完的劲儿呢,媳妇不睡,还真是睡不着了。
  到了楼下厨房的时候,宋母和舒云正在厨房里干活。见着张宁来了,舒云想要过来说话,又有些不敢,只能站着灶台旁看着张宁。
  到了宋家村第二天早上,刘远山和舒云两个一起去了一趟张家村,在哪里寻找了张宁曾经生活过的足迹,也找当地的人问了一些张宁小时候的事情。
  看着破旧的房子,听着张宁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两人心情都很沉重。
  有些事情,亲眼看着,远比听来的,更加要震撼人心。生活在这个贫穷的村子里,一般的孩子都谈不上过的多好,更何况是从小就被张家人当做奴隶养大的宁宁了。
  所以,如今两人对着张宁的感觉,更带着一股羞愧和小心翼翼。
  张宁不知道他们心里的想法,也再没有兴趣去管自己和刘家的关系了。她到了灶台边上去接过宋母手里的锅铲,笑道:“妈,我和建国这边在老家这边待不了多久,估摸着初八就得回去了,你和我爸一起跟着我们过去吧,这边的砖瓦窑,我也想盘给大柱哥了,咱们家里现在也用不着这个砖瓦窑。”
  这次能回家过年,宋母高兴的不得了,但是听了这话却有些犹豫“我等过两年壮壮长大点了,还是回来和你爸一起养老得了。”
  张宁本来还想着这回把宋老头也带到城里去,一家人在城里过日子了,没想到老太太是个个心思。她顿时有些失望,“妈,你就和爸一起去城里吧。建国是你们的儿子,我们给你们养老也是应该的。你和我爸现在也不年轻了,该享福了。平时带着壮壮到处溜溜,过过城里生活,多自在啊。”
  “可是我舍不得这地儿啊,要是我们都去城里了,以后回来的机会就少了,我这阵子在城里,别提多惦记了。我和你爸这在村里待了一辈子,和乡里乡亲的也相处的好。”人年纪大了,讲究的就是个落叶归根的。
  张宁撅嘴道,“那等老了再说,反正我和建国不能让你们两老在这边待着。”上辈子她都没机会给两老养老的,这辈子一定不能错过了。
  宋母笑道,“哎哟,行行行,以后再说。”
  舒云在边上看着婆媳两个这个亲密的劲儿,羡慕的不得了。
  还没忙完,李大红已经领着家里人来拜年了。
  张宁他们回来的那一天,她也来了一次,本以为以两家恩怨,自己这个外甥女肯定不认自己了的。但是没想到还和以前那样的处着,也没赶他们出去的。
  不过如今李大红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自己亲妹子做了那样的事情,害了这个外甥女的一辈子,这是怎么样都无法弥补的。她愧疚的和送宋母说了话,又和张宁说话。
  张宁笑道,“正巧你们来了,我昨天还和我爸商量过了,我爸妈要和我们一起去b市那边的,到时候家里的砖瓦窑,就转给大柱哥了,不知道大柱哥有没有这个想法的。”
  “转给我?”宋大柱听了,惊讶的不得了。
  他其实心里也挺不好意思的,家里如今的生活都是张宁帮着忙的,可是没想到,张宁却是被小姨害了,要不然人家在城里过着多幸福啊。哪里能受这多苦的。
  张宁笑道,“你在砖瓦窑做的了这么久了,各方面都熟悉了,转给你正好。再说,我现在也顾不过来。”
  李大红擦了擦眼泪,不敢在这大年初一的哭出来,“宁宁,我们欠你的,这辈子咋还都还不了了。”
  “大姨,你没欠我啥子。在我艰难的时候,是你和大柱哥帮着我,要不然我现在也不会和建国在一起了。”她向来不是个爱迁怒的人。李大红这两辈子曾经对她的好,她都记着。
  “但是和你原本的生活比起来,这些都不算啥子了。”李大红想说点啥子,却又觉得自己嘴笨,啥子也说不出来了。
  吃完早饭之后,宋建国就领着张宁一起去拜年了。
  本来准备带着自己儿子去。不过大雪纷飞的,壮壮又不爱裹得严严实实的,所以宋母不让带出门去。
  张宁如今也是整个村子里的名人了,大家都知道张宁当初在镇上的厂子都是搬到大城市去了,而且人家还是首长的闺女呢,是被张家那黑心肝的李细红给换了的。如今那张家可是全家都得了报应了。
  有人又觉得宋家这是走了大运了。二婚娶的媳妇都有这样的门第,祖上真是积了多少福气哟。
  夫妻两个也听了些闲言碎语的。
  张宁担心宋建国心里有想法,拉着他的胳膊道,“你可别想多了。”
  宋建国笑道,“我觉得他们说的挺对的,我上辈子肯定好事做多了,才娶了你这么个好媳妇了。”
  你上辈子可不是好事做多了吗,连命都给我了呢。
  张宁看着他的侧脸,满心满意的笑了起来。
  回到b市之后,张宁就全心全意的扩张越好超市了。
  越好超市的这种经营模式很快就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一些个体经营者也纷纷开始学习这种模式了。
  不过规模和管理上都比不上越好,所以能够抢占的市场有限。
  超市在b市这边的发展稳定之后,张宁就开始在往周边地区发展超市分店了。
  国内个大省城和发达城市,迅速的掀起了一股超级卖场风。改变了当地的老百姓的购买模式。
  十年之后,越好超市已经遍布全国各大城市。
  彼时,越好集团的两个领导人正在办公室里和下午茶。
  如今公司已经发展的越来越好了,两人倒是没有过去那样忙了。
  “我早就知道,咱们的事业一定能越来越好的。”舒菁抿着嘴笑道。她一头大波浪的卷发,红色的套裙,看着十分的张扬美丽。
  张宁喝了口咖啡,往办公椅后面靠了靠。她穿着黑白相间的套裙,一头秀发在脑后挽着,看着十分的淡雅。
  她的身后是明亮的落地窗,往窗户看下去,正是b市最繁华的商业区。这是越好在一年前盖的总部,一共十层楼。
  如今的越好,已经不仅仅是只发展超市了,这几年已经慢慢的涵盖了其他的产业。比如如今的大型购物广场项目。
  她道:“这次的项目还是多亏你们郑恺了,要不然这么大的工程,咱们也得费心的。”
  舒菁笑道。“他都是应该的是,谁让他当初要娶我的,我都说了,娶了我,一辈子都要给我做牛做马。结果他上杆子上来了。”
  “看看你这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张宁捂着嘴笑了笑,“也不知道当初是谁,和郑恺吵架之后跑我家里哭了整整一晚上。要是真的不在乎,当初能那个样子?
  舒菁闻言,脸上有些微红。
  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张宁赶紧接了起来。
  只听了几句,脸色就变了。
  “怎么了?”舒菁紧张的问道。这么多年了,她都没见过张宁这个表情的。
  “学校打电话来,说壮壮在学校和人打架了,正在医院呢。”
  “什么?”舒菁脸上也急了,“那赶紧去看看啊。”
  她正说着,包里的手机也响了,正是自家儿子班主任的电话。她赶紧接起来,“崔老师,你好。”
  听了两句之后,脸色也变了,“我马上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她怔怔的看着张宁,“我们家星星也打架了进医院了。”
  张宁这下子倒是不着急了,这两小子一旦一起大家,那就没有吃亏的。她咬咬牙,“这臭小子,几天不打,真是皮痒痒了,赶紧去看看去。”
  到底是进了医院了,路上张宁开车也快,半个小时就到了医院了。
  看着两孩子在病房外站着,胳膊竟然都吊着了,顿时吓得不得了了。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受伤的?”张宁过去抱着自己儿子查看。这孩子从小皮实,没少被宋建国打,前些年还有两老给拦着,后来孩子大了。两老跟着老年团到处去旅游去了,孩子就没人护着了,轮流着被她和宋建国教训。但是现在看着被外人给打了,这心里可只能是疼的发紧了。
  小名壮壮,大名宋岩的小朋友咧着嘴哭道,“被人打的。”
  旁边被舒菁抱着的七八岁的小男孩也红着眼睛哭了起来,“那人比咱们大,把咱们手都给打断了。”
  一听两孩子控诉,两个当妈的顿时火冒三丈的要去找人算账。
  啥子孩子打架大人不管的话,到了现在一点也不管用。反正自家的孩子自己心疼,手都被打断了,没有道理还不管的。
  “老师,你们学校是怎么了,还说是全市最好的小学呢,这孩子被打成这样了,怎么没人管?”舒菁一脸怒气的看着旁边看着孩子的年轻女老师。“那孩子在哪,你们当老师的管不了的,我们直接找家长去了。”
  年轻老师满脸尴尬,指了指病房那边。
  “那孩子正在病房里躺着呢。”
  舒菁:“……”
  张宁诧异道,“怎么会躺在病房了?”
  老师一脸为难道,“今天学校运动会,点名的时候发现宋岩和郑好,还有一个五年级的王卫小朋友都不在,后来保安过来说看见三个孩子在后面打架,去的时候,就看着王卫晕倒了,这两孩子手也受伤了,但是都是擦伤啊。”
  擦伤?
  张宁和舒菁都看向了自己的孩子。
  两孩子赶紧呵呵一笑,壮壮突然眼睛一亮,“姑父。”
  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医生走了过来,瘦高的身材,脸上清清秀秀的。看着张宁和舒菁了,赶紧叫了一声,“嫂子。”
  “你今天当班?”张宁看着眼前的妹夫,这人正是宋春兰的丈夫徐绍恒,两人结婚六七年了,感情倒是不错。如今正准备生二胎。
  徐绍恒道,“今天春兰过来产检,所以我就换班了,先过来好安排一下,待会我妈就带她过来了。”他说完又看了眼旁边的的小侄子,见着壮壮使了个眼色,他也眨了眨眼。
  转而又对着张宁道,“嫂子,孩子虽然手没断,不过这伤口要是不好好处理,也挺严重的。你也别怪他了,我刚刚都好好的说过了,他也保证以后不敢了。这事情还是别告诉哥了。”
  张宁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壮壮,“这事情可不是我能做主的了。”
  徐绍恒看了她的脸色,就知道这事情帮不了忙了。他现在也是要当爹的人,护犊子的心还是很重的,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这犊子不是他的,他做不了主。所以只能对着壮壮做了个抱歉的动作。
  壮壮一张圆润的小脸顿时垮下来了。他的两个护法出去旅游了,姑姑也嫁出去了,就只剩下爹妈在家里,这要是回去了,逃不过一次打的。
  旁边的郑好扯了扯他的袖子,小声道,“没事,我外公外婆在家,待会来了让他们带你回我家去就没事了。”
  舒菁一听,抿嘴笑道,“你外公外婆今天去亲戚家里了,没十天半月的不会回来的,我刚已经给你爸打电话了,咱们一起回去好好聊聊去。”
  郑好:“……”一股冷风吹过。
  教育孩子是其次,现在关键的是人家的孩子住院了。
  按理说,以大欺小,肯定是不好的,可现在人家伤的比较严重,所以张宁他们瞬间从原告变成了被告了。
  被对方家长一阵的讨伐,这边赔礼道歉又赔钱的情况下,张宁和舒菁终于带着自家兔崽子回去了。
  一路上,壮壮都不敢说话。刚刚他是准备和郑好一起走的,但是现在被单独拎着走了,而且他爸也要过来了,他满脸的欲哭无泪。
  张宁也气的不得了,她和宋建国都是老实人,咋生了这么个兔崽子的。
  回到家里之后,她就把孩子往沙发上一放,给自己男人打电话了。
  壮壮赶紧跑过来抱着电话机,“妈,我爸现在大小是个管事的,你把他叫回来,耽误工作怎么办,这耽误工作也就算了,万一耽误了国家大事怎么办?”
  “滚,你个毛孩子,整天这些胡话在哪里学的。”张宁气的从包里掏手机,愣是给宋建国打了个电话过去,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顿,就挂了电话了。
  看着沙发上苦着脸的儿子,她也不心疼了,自己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这些年又是事业,又是家庭的,养了个儿子还这么折腾人。她都忘了自己这是第几次上学校了。
  现在家里住的是宋建国分配的房子,因着宋建国的级别高,分的房子也宽敞,两个大房两个小房,平时住着也合适。
  关键是离宋建国的单位很近。
  一会儿,宋建国就回来了。看着张宁满脸的疲惫,他眼里闪过心疼。这些年他工作忙,张宁也忙。但是张宁却始终照顾着家里,不让他有后顾之忧。
  眼下看着张宁再次为了孩子的事情露出这样的疲惫,他心里也愧疚。
  “爸爸。”壮壮小声嘀咕了一声。
  宋建国过来,大掌伸过来,却没有打下去,只是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脑袋。
  他对着张宁道,“我带孩子去楼上。”
  张宁摆摆手,“去吧去吧,我今天被那些家长说的都头疼了,眯一会儿。”反正对这皮小子,估计又是一顿打骂,她看着心疼,但是不教训又管不住的。讲啥子人生大道理也是跟放屁一样。
  宋建国低着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就拉着儿子的小手上了楼去。
  壮壮边上楼,边想哭了。
  沙发上,张宁眯着眼睛,真是睡着了。她想着,等忙完了这阵子,她也要学着老人家去旅游放松一下了,或者和舒菁一起去m国看看市场,顺便旅游。
  也不知睡了多久,只感觉到脸颊上湿润润的。
  她睁开了眼睛,就看着自己儿子一双红润的眼睛,还有些湿漉漉的,看着惹人心疼,他又在张宁的桌边脸颊上亲了一口,“对不起妈妈,我以后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不打架了,你别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真的?”张宁不信。
  壮壮赶紧点着小脑袋,又看着站在身后的宋建国,“真的,我和爸爸都约定了。”
  张宁听着约定,笑道,“你们还有约定?什么约定?”
  “男人的约定。这个不能告诉你。”壮壮赶紧从自己妈妈身上爬下来,郑重其事道,“妈妈,我保证。”
  他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
  张宁看着他小大人一样的模样,笑着把孩子搂了过来,“刚刚爸爸打的是不是很疼?”不疼没这么乖。
  壮壮抿着嘴笑道,“一点都不疼。”
  “皮小子!”张宁笑着拉着他过来,揉了揉他的小屁股。平时宋建国就喜欢打这地儿,肉多,不容易伤着。
  因着郑好也被罚了,所以刘家两老也知道了这事情,晚上都跑过来看孩子。
  这些年张宁虽然和他们还是保持这一种不亲不近的关系,但是他们也已经习惯了,隔三差五的就过来看看。
  孩子倒是不知道大人之间的这些感情纠葛,所以对刘家这边挺亲近的。
  看着两老来了,这皮实的劲儿就露出来了,直把两老给逗着乐呵呵的。
  不过两人倒是对教训孩子的是没提啥子。这些年张宁和宋建国教育孩子,两人看着,也没说啥子,只事后哄哄孩子。
  毕竟当初教育出了刘甜甜那样的孩子,两人都不好意思再管张宁这边怎么教孩子了。
  自从这次之后,让张宁意外的是,壮壮还真是变得乖了,虽然还是一样的好动,但是没再在学校欺负别的同学了,老老实实的读书上课的。
  郑好没有同盟了,也变得老老实实的了。
  舒菁为了这事情,差点没迷信一会,跑去寺庙里拜拜菩萨。
  十八岁的时候,壮壮想去读军校。
  张宁没同意,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以后家业谁继承。而且他上了战场了,以后自己不又是提心吊胆的吗?
  不过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主见了。
  张宁心里担心,又不知道怎么办,愣是愁了几天没睡好觉。
  等填报了志愿之后,壮壮才告诉张宁,他已经填报了企业管理专业了。
  “臭小子,你这怎么突然变了啊?”
  张宁觉得自己这是在做梦,这么多年,儿子都是小大人一样的,从来没让她做主的。现在自己还没咋样呢,就缴械投降了,这不科学。
  壮壮已经长的很高了,继承了宋建国的高大,五官却又继承了张宁的几分清秀,组合起来却很是清俊。
  他笑着拥着张宁的肩膀,“妈妈,因为我想让你高兴,让你幸福。”爸爸说,这些年爱你的人太少了,你一辈子都在为了别人操心,所以,我想好好的爱你。
  自从十岁那年,听了爸爸讲的妈妈的故事之后,他就想着,和妈妈有血缘的亲人都没有爱她,自己作为妈妈最亲最亲的人了,怎么能不爱她呢?
  “为了我,你就委屈你自己了?”张宁觉得自己矫情了,又高兴孩子能够听自己的,又觉得这样对不起孩子,挺愧疚的。
  壮壮抿着嘴笑了起来,“我想通了,人有很多的梦想,我们不能保证每一个都能实现。所以我选择了我最应该做的事情。妈,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学的。以后去m国深造,回来接你的班,那时候爸也退休了,你们就可以过二人世界了。我知道,这些年就们就嫌弃我碍眼呢。”他边说着,边故意挤眉弄眼。
  “瞎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张宁伸手拍了他几下,又伸手搂着自己儿子。
  宋建国见着这母子两这么煽情,眼里也热热的。
  前半生,他一直在得到,后半生,他也要好好的回报这个好媳妇。
  番外完
纵横通实业有限公司南亭计算机新领体育康兴制门厂莱创科技花椒苗木易阳世业众购彩票网上海11选5大河新媒体西安新厚璞大型电玩游戏程琳贸易腾飞海博商贸江西浩港科技蓝天环保
网站地图 众购彩票网新疆11选5 乐发彩票官网天津时时彩 乐发彩票官网安徽快三
申博手机网页版 太阳城集团官方 申博太阳城娱乐 申博正网合作
玩玩棋牌下载 菲律宾申博游戏进不了 五星彩票网开户登入 AB亚洲馆正网代理开户
众购彩票网广西快三 乐发彩票官网湖北快三 众购彩票网新加坡2分彩 众购彩票网广西快十
乐发彩票官网香港五分彩 众购彩票网安徽快三 众购彩票网天津时时彩 乐发彩票官网分分彩
383sunbet.com 333TGP.COM 8DCS.COM 568XTD.COM 778jbs.com
1112125.COM XSB158.COM 988PT.COM 555xsb.com 8NJS.COM
984SUN.COM 186ib.com 596ib.com 5888DZ.COM 165sun.com
16jbs.com 133TGP.COM 8TFS.COM 316sun.com 8LHS.COM